带着怨气比赛的科普卡,终于登上了巅峰

联昌国际银行精英赛 泛高体娱 10-11 09:04

只要布鲁克斯·科普卡还带着那股气比赛,你觉得他肯定会赢得更多这样的奖杯。

今年早些时候在整理床铺的时候,布鲁克斯·科普卡痛苦地哭了起来。虽然他看上去是房间之中最顽强的选手,左手腕的伤势带来的身体上的极大痛苦就让他流出泪来。因为这一伤势,他已经接受了干细胞治疗和富含血小板血浆注射,为此他休息了将近四个月。

不久之后,他在南佛罗里达家附近找到了一个当地的按摩师。诊断的结果是什么?布鲁克斯-科普卡摘下了软的护具之后,因为拉扯床单,动作太快,导致手腕脱臼。

“他将其复原了,”布鲁克斯·科普卡说,“接着我们就快步前进了。”

他再也没有停下来。八天之后,他回到了美巡赛上,夏天赢得了两场大满贯,然后在联邦快递杯季后赛之后进入了前十位,之后才慢下来,星期二最终获得美巡赛年度最佳球员奖。

“低谷的时候是真的低,高峰的时候是真的高,”28岁布鲁克斯·科普卡谈到他这极不寻常的赛季时说。“真的很富戏剧性。瞧,赛季开始的时候,我只是希望回来重新比赛。赢得两场大满贯和年度最佳球员,坐在这里,我甚至不敢想这样的事情会发生。

“这是难以置信的。这是一项荣耀。这是不可想像的。”

可是这肯定不让人吃惊。他是有实力的(美巡赛的大炮选手之一),他适应性很好(能在完全不同的设置下连续赢得美国公开赛),同时内心也很强大(他总是酷酷的),已经成为了美巡赛20出头的明星之一,与JT、乔丹、罗伊以及其他人比肩。“镇定、泰然、自信,”这是杰克·尼克劳斯对布鲁克斯·科普卡的形容。

他唯一欠缺的或许是识别度——不过年度最佳球员奖最终消除了这个问题。布鲁克斯·科普卡曾经对《Golf Digest》杂志说他“真的很擅长混迹在人群之中”,根据他的承认,他会尽可能做背景。

“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真实的我,球场之外我的生活,”他星期二说,“我去许多家餐厅,却没有人一个人走过来说些什么,很多球手都做不到这一点。瞧一瞧达斯汀、乔丹或者别的选手。他们是做不到的。而我仍旧能与人打成一片。”

接着他笑了起来,补充说:“我的意思是,每个星期,人们常常把我与托尼·费纳(Tony Finau)混为一谈。”

布鲁克斯·科普卡已经将缺少关注化为了动力。这让他带着一股气比赛,就像迈克尔·乔丹那样总是接受忽视,对抗NBA的对手,将自己的球技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上。

“我想如果你要打出自己最好的水平,你总是要带着一股气去比赛,”布鲁克斯·科普卡说,“我喜欢竞赛。我找到了一个办法,无论那是什么,每场比赛都努力打出自己最好水平,都能精神百倍。

“我想这口气是很大的,因为作为美国公开赛冠军,我却被人遗忘,以至于每个人都议论纷纷。接着来到美国PGA锦标赛,我第一轮打出了一个不错的杆数,那个从未赢过大满贯的选手,打出的杆数比我高2杆,却接受了采访。我心想,第一天过后我们排名第10位,第12位,没有问题,今年我赢过大满贯,我是两个大满贯冠军得主——你知道我的意思吗?看上去真的有点怪。可是管它的……”

至少星期二,没有人忽略布鲁克斯·科普卡,因为他的同辈,一起参赛的球员,投票将他选为了年度最佳球员。在他们心中,没有高尔夫球手在这个赛季表现超过他。

结果,布鲁克斯·科普卡获得杰克·尼克劳斯奖。然而这并不是他家中唯一有金熊人像的奖项。

出生于佛罗里达西棕榈滩,长在附近沃斯湖,布鲁克斯·科普卡偶尔能见到尼克劳斯,因为后者也是那个地区的长期居民。两次,布鲁克斯-科普卡在金熊俱乐部赢得青少年比赛。奖杯是一块匾额,其中包括处于巅峰时期的尼克劳斯。

“我仍旧保留着那些奖杯,”布鲁克斯·科普卡说,“……那是一个非常大的匾额,你可以想像出来,包括他的所有大满贯胜利。真的非常酷。

“尼克劳斯先生总是像你期待的那样,非常慷慨,非常友善。非常高兴将他别的一切也加入我的奖杯收藏之中。”

只要布鲁克斯·科普卡还带着那股气比赛,你觉得他肯定会赢得更多这样的奖杯。

扫码关注,获取更多资讯